烛冰-墨子舒Diki

【七夕特别篇】一起做蛋糕呀


“吴千?在想什么呢?”
“哦……你们的七夕活动。”
“哎?”
天鹅座咖啡厅打算办个七夕活动,幸运鹅可以获得店长亲手现场制作的“鹊桥相会”主题蛋糕。
“你想要?”
“……不,我在想你能不能做好糖塑和奶油造型。”
“那你帮我啊。”
吴千愣了愣,看着面前仰视自己的小粉狐狸,勾起一丝笑。
“好啊。”
————————————————
七夕确乎是个约会的好时机。
店长适时的改动了内装,每张桌只配两把椅,光线也调成朦胧的浅紫色,又混着点点星光;吧台上映照着星线,三颗最亮的星构成夏季大三角的模样。
“这星空图是魏先生调的w”
“抓一只天文学家做这事,倒是物尽其用。”
吴千刮了下店长的鼻尖,痒痒的。
“那边搭起来的台子就是做蛋糕的地方?”
“嗯,胚子已经做好了,现场就是做奶油造型。那个糖塑……还差上色……”
无奈的语气配上可怜的眼神,暗示之意昭然若揭。
“……这糖塑的衣服……还是曦月设计的?”
“对哟~”
店长阖眼等着吴千下一句话,久无声息才茫然睁开眼睛,却见吴千已蘸上食用色素开始上色了。
“可以给我个盘子么?要调点色。”
“哦,好。”
“谢谢。”
店长见吴千凝神静气,眼中只有面前的作品,便去调整那座巧克力制成的鹊桥。
时间一晃而过。
来帮忙的辛白招待着来咖啡厅的情侣们,时不时看一看表。活动计划七点一十七分开始,到七点五十九分结束。七点整,青莲准时的推上蛋糕胚,放到台子上,又下场调咖啡。斯内克难得的少出差错,神情也不那么高傲。七点十五分,舒缓的钢琴曲落幕,换上一首《恋人心》,悠悠的唱腔诉尽相思苦,倒教人学着珍惜眼前人。
店长在吴千的辅助下推上一张小桌,放着奶油和做好的配件。
“欢迎来到天鹅座咖啡厅,与你我共度七夕。各位的小桌下,贴着一张小卡片,现在,请揭下它,刮开涂层,最幸运的情侣将得到这个我亲手制作的蛋糕哟~卡片是随机粘贴的,不存在作弊行为w”
“如果本桌没有中奖,请不要到空桌下拿取其他卡片,谢谢。”吴千站在店长旁边,恰好是能依靠到的地方。
吧台后的青莲将手中咖啡一饮而尽。
后厨的斯内克又摔了个盘子。
辛白坐在门外,悄悄弹起了吉他。
同坐一桌的魏宇辰与曦月相对无言。
情侣们刮开卡片,精致的卡片上写着一句真挚的祝福。有些小情侣获得了小奖品,比如一盒pocky呀,一块马卡龙呀,一块三角蛋糕之类的。
甜甜的氛围萦绕着,吸引了路过的人们。
曦月百无聊赖的看着魏宇辰抿咖啡,伸手揭开桌下的卡片。
“何以致契阔,绕腕双跳脱。为你所爱的ta戴上手镯吧~”
下面还有一行小字:
“恭喜幸运的你获得本活动大奖!分享这份幸运与甜蜜吧!”
曦月:“……”
魏宇辰:“写着什么?”
曦月:“大奖哦。”
魏宇辰:“……”
曦月站起身,食指与中指夹住卡片,带着坏坏的痞气走向吧台。
“把这个交给店长,回头我们一起分蛋糕~”
青莲:“……你和谁一起?”
曦月:“喏,魏先生。”
收到卡片的店长:“……真是戏剧化的一幕……”
身边的吴千:“既然收到卡片了,开始制作吧。”
店长点了点头,叩了叩桌面吸引来大家的注意:“今日大奖已经揭晓,不过很遗憾,中奖者是两位直男。完成后请两位上台处置这个可怜的蛋糕吧(´ . .̫ . `)”
接过吴千递来的奶油枪,店长先在底层边沿画上一圈波浪。本有些颤抖的手镇定下来,在蛋糕上三瓣一组塑起朵朵莲花,神情专注认真。吴千用竹签点起些许色料,在瓣心渲染。两人挨得极近,有时还需要吴千展开手臂半抱着店长才能着色,亲昵的让人艳羡。
“呼——两位要写句寄语么?”
店长小心翼翼的放下鹊桥,将两个颜色赏心悦目的糖人放在桥上摆好姿势,直起身问道。
“……祝你幸福。”
“七夕快乐~”
吴千拿起淡紫的葡萄酱,倒了浅浅的一层。店长拿起竹签,工整的勾出:七夕幸福。四个白字分外晃眼。
“愿在座的各位,都能与真爱三生有缘,幸福安康!”
在一片掌声中,曦月拿过蛋糕刀,轻巧的切成几块。鹊桥仙事先放在小碟子里,仍保持原样。挑出其中七份后,曦月挑了挑眉,道:“剩下的几份,给没有中过奖的朋友们~”
魏宇辰站在一旁,已经端起了一份蛋糕。
“奶油很新鲜,不腻。布丁凉过,口感不错。蛋糕里面,没有酱油,确实是店长自己做的。”
听到酱油二字,知情人面色顿时一僵。
“hhh快吃吧快吃吧,辛白快过来分蛋糕。”
——————————————
真是个美好的节日呢。

七夕快乐哟,米娜桑

求一个taptap天鹅座论坛的点赞啊qwqqqqqqq,靠努力获得周边嘤嘤嘤

【建军节出炉】吴千【伪·军装play】不是r18请放心的戳进来/微博首发

阳光正好,吴千走出教学楼,打算到天鹅座咖啡厅品品店长的新作。
白鸟停在他的肩上,蹭蹭羽毛又飞去。
眼前一抹明亮的粉色,吴千的脚步微微一顿,走向那人。
“哎,吴千老师?总算等到你了。”
“怎么了?怎么在这里等我。”吴千的笑意凝了一瞬,显然不怎么满意老师这个称呼。
“店里要办个活动,想让老师帮帮忙。”店长大人眉眼弯弯,笑的像只粉毛狐狸。
“好,帮你。不过……把店交给那群……真的没问题吗?”酱油蛋糕这种东西,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另外,叫我吴千就好。”
“好的老师,没问题老师。老师我们走吧。店要是亏钱了,工资里扣。”
店长拉上吴千的手就走,最后两句话里却透露出杀气。
七拐八绕的走进一个小巷子,在一家小铺子前停下了脚步。
店长叩了叩门“裁缝先生!”
门嘎吱嘎吱的开了,一个稍显老态的中年男人眯了眯眼,道:“是小狐狸啊,这次是要给这位先生选衣服?”
店长默认了小狐狸这个称呼。
“是的,麻烦大叔啦。”
“小狐狸真可爱。进来吧。”
破败的表面内另有乾坤,俨然是一家高档的定制成衣手工作坊。
“这几套样衣,随便挑吧。”
“嗯……千千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千千?吴千心头一动,勾起一抹微笑。
顺着她的手看去,是一件海蓝色的军装,比起身上的大衣更为深暗,款式确实帅气而庄严。
“还不错。”
“那你试试看?”
虽是疑问语气却不由分说的把衣服递到吴千手中,推着他往试衣间走。
“不用问问裁缝大哥?”吴千失笑道。
“问过了啦!你快试试,我觉得,会很合适呢。”
眯眼笑起的刹那芳华,眼前竟恍惚了。
“好。”
——————————
这套军装带里衣外套军靴军帽,穿起来不算繁琐,不过算上吴千脱下那身活在冬天的衣服,时间便略长了。
倒是意外的合身。吴千扯扯肩章,撩开帘子。
“……”
”怎么了?”
看面前人一言不发,吴千倒有些不安了。
店长看着吴千军装笔挺,宽肩细腰撑起一股与文人气质不甚相符的伟岸,军帽堪堪触到的长马尾卷成好看的弧度,额前的发理了理卡在军帽中,眼镜下,碧眸温柔。
“像个……军师。摘了眼镜试试?”
吴千从善如流摘下眼镜,抬眼看向她。
眼前人粉色的眼瞳中焕着难掩的惊艳,引的他心中涣开饴糖般的愉悦。
“超合适!”她眼睛亮亮的,只注视他一人。
吴千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谢谢。”
“嘻嘻,我还要谢谢你的配合呢。”
“见外了。”
“……这双军靴合脚吗?”
“嗯,刚好。”
“那租这套回去就好啦!哎!你是不是要回学校了?!”
吴千低头看了看表。
“换完衣服赶回去还来得及吃个午饭。离我的课还有一个小时。”
“那,去我那里吧?想吃你做的蛋挞了。”
“好。对了,你叫我什么?”
“老师啊。”
“叫千千。”
哎?店长眨了眨眼。
“我去换衣服。”
“哦……不对啊……他怎么会……”
算啦!店长伸了个懒腰。
能吃到他做的蛋挞啦。

提问大佬!感谢回答!

1.各位的c服都是自己找裁缝做的吗感觉根本没有直接获取途径。
2.各位最近吃应援粮吃的开心吗
3.各位都抢到62特典集了吗。
开服老无剑还没有秃。扶我起来我还能爱笛子。

【脑洞】前店长〖一〗

以刀组世界观为前提而来的,前店长与青莲的相遇。

“哈欠~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呢。”
面前的天鹅湖波光粼粼,清晨的微阳在天鹅们光洁的羽毛上反射出优雅的银光。
湖畔的青草地上……有不明人形物体?
ta轻轻走了过去。
是一个青莲色长发的男子。近似cosplay的侠客装束全湿,身上多处伤痕沁出血色,面色苍白。
“啊……扔着不管太残忍了。“
ta看着那张俊美的脸。
带到店里做个看板?好像不错。
嗯……
思考片刻,转身回到店里推出一辆运货的小车。
“委屈你啦。“
草草为他处理了伤口,并擅自把碍事的长发剪成了短发,放床上。
“啧啧,这么神奇的事儿,这小子不会是穿越来的吧。“
ta很少看那种书,不过来店里的女学生聊天时也知道一点。
“嘛,这孩子能不能活过来,就看造化了。开店开店!“
——————————————
“哟,你醒了。“
打烊后,来到床边看看这天降系帅哥,却见他已醒了,在放酒的柜子旁捣鼓着。
“……这酒,怎么拿。“
他有点面瘫。
许是没有适应环境?
“隔着柜子都能知道里面有酒,厉害。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他拿起啤酒灌了一口。
“啧,这酒。“
“那叫你青莲吧。可愿意留在这里?“
“无所谓。“
他只在意酒?
“对了,你可有看见……看见……什么来着。。“
青莲显出迷茫而有点痛苦的样子。
隐性保留的部分记忆。。。有机会就帮帮他。嗯。
————————————
青莲当了店员之后生意确乎有些好了,和人相处多了青莲也开始有了表情。他在做咖啡方面天赋挺高,却总喜欢加点酒。
做出来的蛋糕有自己的水准了,甚至还能自己原创。albireo,的确很美。
ta看着吧台里游刃有余的青莲,想
“这人救得不亏。”

7月2日份的吴千(依然是从学校回来的迟到篇目)

“吴千。”
身后传来一声中性的呼唤。
吴千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粉色卷发的职业装女性向自己走来。
“走吧。”
“你最近经常去天鹅湖。”
那片常有天鹅光顾的,梦境一样甜蜜的地方,被他们称之为天鹅湖。
“嗯。”
“你喜欢那所咖啡厅么?”
“喜欢。”
“那个短发的店长很可爱。”
“是的。”
“你喜欢她。”
吴千转头看着女人,无悲无喜。
“柳绝。”
“嗯?”
“……”
“你最近画的画,尤其是简笔人物,都是短发少女。唉,同样是粉毛,你怎么就不喜欢我这种长卷呢。”
明明是叹息,那双异色的眸子里却尽是笑意。
吴千歪了歪头,加快了脚步。
“哎哎哎,等等,不会生气了吧?”
“……她让我去做个蛋糕。”
“:-(你这人啊。。”
柳绝原地停下,双手抱胸,摇了摇头。
“这画境仙人,也入凡尘了啊。能吃到他做的甜点,那孩子,真幸运啊。”

6月18日份的吴千
一不小心把原稿删了。想死。

6月17日份的吴千

“千千。”
“嗯?”
“你不看世界杯么?”
“……与画有关?”
“……不……但男生总是……”
“如何?”
“有人说,男友不能陪你深夜聊天,那你在他心里不如一个球。”
“我心里,你知道的。”
“……只有画么……”
“还有你。”
祂抬头看着吴千。
确认过眼神,是我喜欢的人。
那双像海一样的碧绿眸子,含着笑意,在梦里,都不会忘记的。
那是最温柔的他啊。
“怎么了?”
“没事。听你说心里除了画,还有我,很开心。”
【警报,警报,吴千摘下了眼镜并解开了头发】
“睡吧。明天早上起来吃粽子。还是蛋黄鲜肉么?”
“嗯!你能画个粽子屈原嘛?”
“……可以一试。”
“……你怎么……”
“要我回去么?”
“不了。这样,挺好。”
“晚安。”
“晚安,千千。”
么啾。

同人文的真相

点头如疯

烟火常明:

可以说是超级准了


秋落枫红:



好可怕(说中我心里话了怎么破?在线等,急!!!)




苏梨雪-V_9/184:







正解√








墨色凋零:















…emmmmmmmmmm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微博搬运。
半夜摸鱼orz。
快开学了。